反茚垂四烃制空式土鸡咆哮

等离子合金对舰型土鸡咆哮。我皮故我在

【普奥】乐园放逐(七夕炖肉)

1.3万超长无脑炖肉。长图预警
前间谍军装普×间谍西装奥
苏一把普爷,耶

2018-08-19

《维也纳》中出现的梅式外交术注解

之前忘记注释了,现在补上顺便安利梅梅。占tag致歉。

文中普爷指控少爷先会见英法再去见伊万,少爷表示我跟别人说话没啥问题啊,但普爷特别不爽。

在此作详细解释:少爷的作法参考梅特涅,是“形式性会晤制造战略威慑”。
即先会见英法,如果梅梅接下来跟俄普叫板,俄普会认为梅梅背后肯定有英法撑腰(事实上可能没有),因此不敢轻易妄动。

类似的,我国见了赫鲁晓夫几天后突然炮轰金门,美国误认为我国掌握了苏联的支持(赫鲁晓夫压根不知道),便不愿出面干涉。
后来我们跟美国交好,访美疯狂友好互动,没多久进军越南,苏联以为这其实是美国的旨意,于是行事束手束脚的。

冷战的例子其实是个尾巴摇狗的故事。
虽然梅梅不是尾巴,...

2018-07-30

【普奥】维也纳(R)

我希望这一条不要被屏蔽,亲爱的lof。

维也纳

1815维也纳会议+拿破仑百日复辟,小情侣吵架……的故事。

普奥only,俄法英友情参演。私设如山。本文的“Ro-de-rich(直接音译的话就是罗德里希)”均采用德语发音。

为了两人愉快地搅基,本文刻意忽略了一些势力的作用;跟真实历史略有出入。

野心家基尔×权术家罗德。本轮博弈中权术家获得暂时胜利


1

伊万·布拉金斯基抖落出一叠文件。白纸精工裁剪,纸浆均匀铺开在规规矩矩的方框内,绝非粗制滥造的伪劣品,却比单薄无力的空气更为单薄无力,伊万的手指在纸的边角上按出一纹极浅的浅湾,这才把软塌塌...

2018-07-26

【普奥】“可我还是不懂德意志人”

“可我还是不懂德意志人”——英国驻维也纳大使随员如是说


傻白甜段子。1763七年战争 胡贝图斯堡和谈。

是《内阁战争》前两天发生的事情。

德意志在此处指德化欧洲(神圣罗马)。


“在政府授意下,我成为罗宾逊大使的助手,随他一同常驻在维也纳。我已经在这儿住了三年,观察国情民生三年,本以为自己总该对德意志人有一定了解了,但今天看到的那一幕让我遗憾地意识到:我还是不懂德意志人,我跟他们有巨大的代沟。

“是的,那是奥地利-普鲁士和谈会议上发生的事情。埃德尔斯坦先生和贝什米尔先生一言不合就开始争吵,吵得越来越激烈。然后他们打了起来,贝什米尔先动了手,跟埃...

2018-06-16

【普奥】feedbAck(上)

 @含渊 点的历史向。1740第一次西里西亚战争,内容与真实历史有出入,普奥only,英法西萨克森巴伐利亚友情客串,后续是哈布斯堡篇。

feedback,此处指反馈。

这种书信体可好玩儿了

 

英国驻柏林大使的观察报告

【紧急】

【机密】

英国驻柏林大使霍华德•奥佛里[1]

1740年12月8日[2]

 

以万能的主的名义。

贵安,外交大臣阁下,我谨代表英国驻柏林的全体外交人员向您、向国王陛下致以最诚挚的问候。

 

近来柏林的动向亟应我国多加注意:

普鲁士皇帝腓特烈二世月初便着手进行战争动员,一位军队低级将领向我证实...

2018-06-15

【普奥】内阁战争(炖肉)-修正版

戳开看图喔。

因为笔者的疏忽,原先的版本中出现了一些奇怪的bug,故暂时删除予以更改,现放上修正版,望诸位看官大爷使用愉快。



 

1 这一段完全是笔者编的,跟真实历史有出入。当时普鲁士以“新教保护人”自居,与奥地利“天主教大本营”公开对抗。不过奥地利对非天主教徒不太友好,普鲁士则采取宗教宽容政策。居民去留问题则参考了俄罗斯帝国-奥斯曼土耳其《圣斯特法诺条约》。

2 这一段也是我胡诌的,不过史实是普鲁士对待西里西亚的天主教会比对待西普鲁士(原波兰领土)教会要慷慨大方得多。

3 指萨尔茨堡的宗教事务。

4 正统指天主教,在天主教看来,东正教、...

2018-06-01

60fo表白信和点文

        向每一个喜欢我和我的作品的小可爱们致谢。

        脑洞之所以要通过文字或者画作表达出来,是为了让大家看到,一同分享我们对这cp的爱。虽说人各有所好,对cp的解读也不尽相同,我也仅是在试图述说我的拙见,希望能引起你的一丁点儿共鸣。任何一fo、红心蓝手和评论都是对我的认可和鼓励,让我意识到我不是一个人在圈里挣扎,还有许多小可爱们同样热爱这对cp,对这对cp也抱有类似的解读。      ...

2018-05-26

【普奥】炉心融解

@十日眠城 太太的男友普×哭颜奥
巴尔干危机。
普奥only。哈布斯堡≈奥匈帝国,普鲁士王室≈德意志帝国

凌晨三时。办公室里黑灯瞎火,唯有些许潋滟月光穿过那面巨大的落地窗,在屋内物件的轮廓上渲染出模糊的像素块。他亲爱的奥地利盟友不声不响地坐在案桌前,文件电报散乱地盖住整片桌面。基尔伯特嬉皮笑脸地伸出手,在罗德里赫面前来回晃动。

接着基尔伯特醒悟到,罗德里赫的状况比预想中的更加糟糕。他的头发和衣领凌乱得一反常态,面庞苍白,仿佛所有血色都汇聚到眼球表面,化为紫水晶上丝丝暗红裂痕,嘴唇无力地耷拉,眉宇黯淡,如同一座大理石雕塑那般冰冷死寂。

基尔伯特暗暗咬牙。他咽下哽在喉咙的怒火,深吸...

2018-05-19
1 / 4

© 反茚垂四烃制空式土鸡咆哮 | Powered by LOFTER